浙商財險2020年虧1.77億元 總經理缺位逾三年

首頁 > 資訊 >正文

【摘要】近日,浙商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商財險”)披露了2019年第四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浙商財險實現41.88億元保險業務收入,凈利潤虧損1.77億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61.27%。

  金評媒JPM  ·  2020-03-06 12:35
浙商財險2020年虧1.77億元 總經理缺位逾三年 - 金評媒
來源: 華夏時報   

近日,浙商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商財險”)披露了2019年第四季度償付能力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浙商財險實現41.88億元保險業務收入,凈利潤虧損1.77億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161.27%。

曾震驚業界的“僑興債”事件已經成為浙商財險撕不掉的“標簽”,為此,該公司也付出了四年高達21億元虧損的代價。好在近幾年該公司凈利潤虧損正逐年大幅縮減,償付能力水平也處在安全線內。如今擺在浙商財險面前的問題,除了扭轉經營狀況,更需要盡快穩定管理團隊,將空缺三年多的總經理人選落地。

近四年虧損達21億

資料顯示,浙商財險于2009年6月獲批開業,目前注冊資本30億元。

在成立最初的七年里,浙商財險雖然凈利潤盈虧不穩定,但總體來看,在向好的方向發展。

2009-2010年,浙商財險分別虧損0.72億元和1.19億元;2011-2012年連續兩年實現盈利,凈利潤分別為0.15億元和0.31億元;2013年虧損0.55億元后,2014-2015年又連續兩年盈利,凈利潤分別為0.38億元、0.52億元。

不幸的是,2016年末,突如其來的“僑興債”事件打破了這種平衡。

浙商財險因踩雷保證保險業務,不得不“自掏腰包”進行了高達11億元的大額賠付。這也直接導致該公司當年虧損6.49億。2017年,浙商財險凈利虧損進一步擴大至9億元,2018年虧損縮減至3.8億元,2019年虧損進一步縮減至1.77億,近四年,浙商財險累計虧損達21億元。

不僅如此,浙商財險原傳統保險產品投資經理兼資產管理部副總經理劉雄軍還因開“老鼠倉”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

另一方面,受上述巨額賠償的持續影響,2017年二季度末,浙商財險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僅為45.4%,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90.79%,因未達到監管要求收到原保監會出具的監管函。

為了應對危機,浙商財險被迫增資15億元,償付能力這才邁過監管紅線,達到328.34%。2017年12月12日,原保監會解除了上述監管措施。

但增資只能緩解暫時的困境,自身的“造血”能力才是公司長久發展的關鍵。

從浙商財險最新披露的四季度償付能力報告來看,該公司核心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04.14%、161.27%,處在相對安全的水平。

但流動性方面,浙商財險一年內綜合流動比率已經跌至100%以下,一年以上綜合流動比率也岌岌可危。根據四季報,該公司三個月內、一年內、一年以上綜合流動比率分別為151.1%、79.64%、106.53%。

對此,浙商財險表示將采取的措施包括:“經營上,公司將持續改善業務品質,減少經營虧損,加強應收保費管理,并優化資產配置,增加預期現金流入。管理上,公司將持續做好流動性風險事件應急管理,及時評估重大風險因素和投資產品對流動性風險的影響,避免額外突發重大事件造成公司流動性風險。技術上,公司將持續推進公司資產負債匹配管理能力的建設,優化流動性風險管理的工具和模型,提升流動性風險管理能力?!?/p>

頻繁被罰暴露內部管理機制不嚴

引人注意的是,浙商財險似乎并未因“僑興債”事件吸取教訓,暫時消失在輿論中心。反而又因頻繁接到監管罰單多次將關注度聚集到自己的身上。

2018年1月11日,浙商財險又收到原保監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內容顯示,浙商財險因未按規定辦理再保險、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準或者備案的保險條款保險費率、未按規定提取準備金、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的人員、內控管理未形成有效風險控制這五項違法行為,被問責包括孫大慶、金武等在內的9人,并被處以罰款共202萬元,此外被責令停止接受保證保險新業務共1年。

隨后的2月3月,浙商財險又連續接到兩份監管函。

記者查閱這兩份監管函發現,2018年2月13日,原保監會隨機抽檢了浙商財險119個備案產品及相關材料,發現其中55個產品存在問題,問題數量合計88個,主要包括保險責任不清晰明確、條款要素不完備等。對此,要求浙商財險立即停止使用問題產品,并自監管函下發之日起三個月內,禁止該公司備案新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農險產品除外)。

2018年3月9日發布的監管函稱,浙江保監局曾在2016年8月對浙商財險開展現場檢查,發現該公司存在電話銷售業務和網絡銷售業務不符合保險監管規范性文件要求等問題。對此,監管層要求浙商財險全面整改,強化合規意識,完善相關管理制度。

2019年,浙商財險成為當年第二家收到銀保監會行政處罰的險企——這是由于在2018年銀保監會叫停其非車險新業務和保證保險新業務后,浙商財險依然通過批單的方式延長保險止期,對監管的處罰顯然沒有上心。

十年五換董事長 總經理缺位三年多

在浙商財險十年來的發展歷程中,頻繁的高層人事變動也成為其異大標簽。該公司更換掌門人的頻率甚至達到每兩年一次。

2009年開業之初,浙商財險首任董事長兼總裁為監管出身的張忠繼,其歷任人保安徽省分公司副總經理、人保湖南省分公司副總經理、原浙江保監局局長、黨委書記等職,既有豐富的保險公司從業經歷又有豐富的監管經驗,以這樣的身份和資歷出任浙商保險董事長兼總裁,足見浙江省對浙商財險的重視程度。

不過董事長同時兼任總裁只是權宜之計,很快,浙商財險副總裁屠錦成即升任總裁,2013年6月,屠錦成就接替張忠繼成為浙商財險第二任董事長,任職兩年后,于2015年9月卸任。接替他的是時任浙商財險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梅曉軍,2015年8月,梅曉軍正式獲批出任浙商財險第三任董事長。

但梅曉軍并非保險專業人士出身,其歷任寧波市城市發展總公司總經理助理,寧波市興光煤氣集團公司總經理,寧波市東部新城開發建設指揮部計劃財務處處長,寧波市東部新城開發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等職,后出任浙商財險副總經理,主要分管投資工作。

與梅曉軍搭檔的總經理系金武,在加盟浙商保險之前曾任平安保險浙江分公司臺州中心支公司總經理,都邦保險浙江分公司總經理等職。

2016年,因“僑興債”事件率先在內部發現,梅曉軍以及金武被雙雙降職。大股東浙商集團空降高秉學擔任浙商財險第四任董事長。在其任職資格獲批的兩個月后,也就是2016年12月,震驚業界的“僑興債”事件爆發。

而在高秉學擔任浙商財險董事長期間,該公司總經理人選就一直空缺,高秉學“單打獨斗”不足三年之后,再度離任。2019年9月,陳敏正式獲得浙商財險董事長任職資格,成為浙商財險第五任董事長。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般而言,一家公司的發展戰略一旦確定需要持續的經營推動,有較長的時間才能實現戰略目標,而高管的頻繁變動,則有可能造成戰略的不斷變化以及經營思路的改變,不利于公司在審慎決策的基礎上持續推動戰略目標的實現?!?/p>

值得一提的是,自金武之后,至今三年多時間里,浙商財險一直未有總經理任職消息,而是由房弢擔任黨委書記、臨時負責人。此前,曾一度傳出房弢將接替高秉學,擔任董事長一職,但最終未能成行。

著名經濟學家、九江學院國際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孫飛告訴本報記者:“總經理長期空缺會導致公司的決策無法從經營層面去落實,對公司經營管理會造成不良影響,同時也說明這家公司的治理結構不完善?!?/p>

本報記者曾撥打浙商財險相關部門電話,欲了解其虧損原因以及總經理一職的人選等問題,但該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來源: 華夏時報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