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資“捆綁”不良貸款 農商行一石二鳥?

首頁 > 資訊 >正文

【摘要】受監管認定趨嚴的影響,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真實情況暴露。在處置渠道有限的情況下,部分農村金融機構以增資搭售不良方案尋求出路。記者統計發現,截至11月20日,年內共有14家農商行、農信社在增資時要求認購對象按比例購買不良貸款。

  一米可愛  ·  2019-11-21 11:18
增資“捆綁”不良貸款 農商行一石二鳥? - 金評媒
來源: 北京商報   

受監管認定趨嚴的影響,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真實情況暴露。在處置渠道有限的情況下,部分農村金融機構以增資搭售不良方案尋求出路。記者統計發現,截至11月20日,年內共有14家農商行、農信社在增資時要求認購對象按比例購買不良貸款。在分析人士看來,增資“捆綁”不良資產的方式可提升資本充足率和撥備水平,同時無須核銷損失利潤就實現不良資產處置,但是這種變相規避監管的行為應該引起重視。

“捆綁”銷售

向定增對象搭售不良資產成為近期農村金融機構的時髦做法。

保定銀保監分局日前發布三則批復,核準安新縣農村信用聯社、雄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和容城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的定向募股方案。根據批復,三家農信社分別募集股本金4.2億股、3.5億股和1.5億股,并均要求投資者每認購1股,還需另行出資購買不良資產。

除了上述三家農信社外,多家農商行也采取上述方式處置不良資產。北京商報記者根據銀保監會批復、證監會披露的定向發行說明書統計發現,今年以來還有11家農商行采用了定增搭售不良貸款的方式,包括廣州翁源農商行、安徽宿州農商行、安徽肥東農商行、濟南農商行、山西夏縣農商行、河北灤平農商行、河北涿州農商行、山東壽光農商行、江西湖口農商行、新疆烏蘇農商行、河北淶水農商行等。

從搭售不良資產的情況來看,多家機構的定向發行價格均為1元/股,還需另行出資0.5-1.5元/股用于購買不良資產。其中,山東壽光農商行購買風險資產的價格最高,需另行支付1.5元/股;廣州翁源農商行和山西夏縣農商行分別需另行支付1.3元/股、1.29元/股;安徽宿州農商行最低,為0.5元/股。

從發行價格來看,農商行采取折價的方式給予了股東一定優惠。例如,截至2019年6月末,安徽宿州農商行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每股凈資產為1.41元,此次發行價格定為1元/股,相當于折價29%。另外,濟南農商行的折價率為27.6%,河北灤平農商行的折價率達到37%,河北淶水農商行的折價率超40%、廣州翁源農商行折價率更超過50%。

值得注意的是,只從發行價格來看,認購的股份為折價,但是加上不良資產認購部分,其實是溢價。例如,安徽宿州農商行要求認購對象另行出資0.5元/股收購不良資產,相當于投資者實際認購價格為1.5元/股,較其每股凈資產溢價0.09元,相當于溢價6.38%。此外,河北淶水農商行的溢價率約19%,而濟南農商行的溢價率高達31.6%。

那么在當前中小銀行股權拍賣頻現流拍的情況下,為什么股東還愿意溢價購買呢?張麗云認為,背后可能存在多種利益權衡。如對資金充裕的投資者來說,通過投資銀行股權重組、待到銀行上市后退出,仍然可以實現較好的投資收益,可視為一種價值投資,在當前政策鼓勵下,農商行上市還是具有相對較大的機會。此外,在政策支持、業務便利和協同方面,也可能存在利好。如認購不良資產、入股之后,貸款時在利息上給予一定優惠,或者在其他業務上提供支持。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呂隨啟表示,從市場約束的角度來看,定增搭售不良資產的方式未必具有可行性。而從與股東的利益關系來看,如果雙方是利益共同體,也可能可行;股東接受與否主要看價格、交易條件、利益結構等。未來,如果監管層不調整政策框架,可能會有更多的銀行采取這種方式。

一石二鳥之舉

以購買不良貸款作為股東資格的背后,是農商行、農信社不良率高企的現狀。

根據定向發行說明書,截至2019年6月末,安徽宿州農商行不良率高達12.12%,撥備覆蓋率僅為51.98%;江西湖口農商行的不良率也超過10%,為10.98%,撥備覆蓋率僅為39.66%,嚴重低于監管要求。此外,濟南農商行今年3月末不良率為4.97%,河北灤平農商行去年9月末不良率達到7.96%。

雖然各家銀行發展情況不同,但是不良率高企主要與風險防控薄弱、貸款企業經營困難等因素有關。例如,安徽宿州農商行在定向發行說明書中指出,主要原因為該行在改制期間,為做大信貸規模,偏離“支農支小”市場定位,發放大量大額貸款,內部管理、風險防控不力,造成存量貸款風險較大。江西湖口農商行表示,主要與部分企業經營下滑導致還款來源不足、部分抵押貸款涉及房地產行業、原正常企業貸款客戶因環保要求停產、搬遷出現流動資金緊張和周轉困難等因素有關。

在分析人士看來,增資搭售不良資產的方式可謂實現了多重目標,既補充了資本金,提高資本充足率,又化解了不良資產,同時還通過捆綁提高了價格。

以安徽宿州農商行為例,根據定向發行說明書披露,該行此次定向發行股票募集資金上限為4.8億元,處置不良貸款金額上限為2.4億元,以此基礎測算,此次增資擴股完成后,該行資本充足率三項指標均由2.83%提升至10.52%,滿足監管要求。同時置換不良貸款2.4億元,也可以直接減少不良貸款,降低不良率。

在分析人士看來,與打包出售給資產管理公司(AMC)相比,上述做法的可操作性較高。民生銀行(6.090, 0.01, 0.16%)(港股01988)研究院研究員張麗云表示,AMC收購銀行不良貸款,價格取決不良資產供應量和資產可變現、可重組的內在價值。即便打包出售價格較高,對銀行來說,也要面臨一定程度的損失。在當前行業不良貸款余額上升、尾部銀行資產變現和重組價值偏低的情況下,如果與地方AMC合作,資產質量較差的農商行面臨的損失程度較高,盈利能力、資本金規模本來就小的銀行也無力承受。

對于定增方案的設計考慮、不良貸款如何化解等問題,江西湖口農商行、廣州翁源農商行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以定向發行說明書為準。此外,記者也多次聯系其他銀行,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應引監管重視

受資產質量監管趨嚴、風險加速出清等因素影響,農商行不良率逐步攀升且持續處于高位,未來亟須加快不良資產處置來輕裝上陣,釋放經營壓力。

銀保監會日前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三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37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320億元;不良率1.86%,較上季末增加0.05個百分點。其中,農商行不良率為4%,明顯高于行業水平;撥備覆蓋率僅為130.81%。

在上述背景下,農商行另辟蹊徑,通過定向股東購買不良資產變相處置不良,也是對于拓寬不良資產處置路徑的一種嘗試。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劉澄表示,農商行不良資產的處置渠道較窄,不良資產的質量參差不齊,在打包賣出的價格方面缺乏吸引力。另外,地方AMC的規模不夠,也不見得有實力能夠購買,所以農商行通過定向股東認購股份搭售不良貸款的方式也不失為一種有效的嘗試,但能不能達到預定目的還有待觀察。

與此同時,這種變相處置不良的方式也應引起監管重視。在張麗云看來,通過定向募資時搭售不良資產,一方面,無須核銷損失利潤,就實現了不良資產處置,在前期已經計提減值準備的基礎上,賣出部分回收還能增加當期利潤,改善財務報表。另一方面,增資所得資金用于補充資本金,加上不良資產轉讓的積極影響,可以提升資本充足率和撥備水平,滿足監管要求,為未來留下更大空間。為此,多家中小銀行效仿跟進,但此種“折價出讓%2B股東另行出資”的做法,實際是一種變相的規避監管行為,應該引起重視。

記者注意到,截至11月20日,上述14家銀行機構中已有河北灤平農商行、河北涿州農商行、山東壽光農商行、山西夏縣農商行等7家農商行的定增獲得證監會核準。

來源: 北京商報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