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經濟崛起:一場悲喜交加的新生意?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你拼命想睡的樣子,雖然有些憔悴,但你不犯困的樣子真的很“貴”。

  歪道道 原創  ·  2019-11-21 09:44
睡眠經濟崛起:一場悲喜交加的新生意? - 金評媒
作者: 歪道道   

“我工作第二年就出現睡眠問題了,到現在每天睡眠時間不足5小時,中途還會醒五六次?!被ヂ摼W公司HR小劉無奈地表示,我甚至試過熬通宵,就是為了能在第二天好好睡一覺。

這并不是特殊個例,數據顯示,中國人平均每天睡眠時間不足7小時,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span>2018中國睡眠指數》稱,全國1.7490后中,至少有6成存在睡眠問題,失眠漸呈年輕化趨勢,2029歲之間的90后,儼然已經成為了失眠的主要群體

似乎,失眠問題正日益泛濫,令人不堪其擾。逐漸地,需求撐起一個規模超10000億的市場,很明顯,國內的睡眠經濟發展多元化。近年來,不僅大量的助眠產品、各類促進睡眠或監測睡眠情況的App備受歡迎,就連依靠虛擬環境來治愈失眠的睡眠艙或午睡吧也屢見不鮮。

據悉,全球睡眠經濟的商業規模已達到萬億以上,預計到2020年僅中國就有4000億的市場。據蘇寧發布的雙十一消費報告顯示,今年雙十一期間,助眠類產品銷量同比激增789.5%,而據央視財經報道,雙十一購買進口助眠產品的人數中,00后同比增長434%。

你拼命想睡的樣子,雖然有些憔悴,但你不犯困的樣子真的很“貴”。

市場的多與寡

值得一提的是,睡眠經濟蓬勃而起,形形色色的參與者便紛沓而來??v觀整個睡眠市場,各路資本都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割據圈地后,商機體系自然一路橫拓。

這是一塊被瓜分的蛋糕,《2018-2023年中國睡眠醫療市場分析與投資前景研究報告》中指出,2017年我國改善睡眠產業市場規模約2797億元,細分其中,睡眠器械用品以2500億元居于榜首;其次睡眠藥物134億元;睡眠保健品128億元;相比之下睡眠服務僅占35億元。

以淘寶平臺為例,在搜索框里輸入關鍵詞“助眠”,顯示商品種類繁多,令人眼花繚亂。其中,褪黑素與熏香噴霧最為常見,眼罩枕頭的尋求高居不下,甚至一些智能助眠儀、助眠手環與助眠音響的銷量也穩定保持。

2.png

在一家助眠類店鋪中,商品種類囊括多樣,某款月銷量不錯的單人助眠枕價格高達4000元,店里的褪黑素與助眠儀銷量最高?!拔覀兗业闹弋a品是非常多的?!痹摰昕头硎?,“褪黑素一般售罄沒過多久就會收到補貨提醒?!?/span>

值得關注的一點是,國內睡眠市場的兩個主要分支是器械用品與藥物保健,導致睡眠經濟明顯地寄生在智能家居與醫療上。這也成了行業矛盾的主要來源,畢竟國內的睡眠醫學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才逐漸發展,關于助眠產品的開發更非一朝一夕,仍有很多謎團需要專業醫療與技術人員去探索和解答。

因此,層出不窮的助眠神器與保健藥物的出現,在虜獲消費者的同時,也在安全標準方面打上一個醒目的問號。中國中醫科學院的王芳對此表示:市面上的保健藥物絕大多數都缺乏相關行業的標準規范,商家玩概念,消費者買安慰。

而據艾瑞咨詢報道:睡眠器械產品引起一陣熱潮后的銷售狀況未有明顯提升,說到底是因為在實際應用中的應用效果還未達到宣傳時候那般“智能”。商家想要保住這塊市場,必須正視開發更新。

然而,睡眠行業發展至今,真正的技術玩家屈指可數。行業技術要求與目前多數助眠類玩家狀態格格不入。換句話說,市場產品的眾生相直接關系著行業發展的可行性與資本價值意義。

事實也得到驗證,就目前看來,資本爆發主要集中在前兩年,且止步B輪以前,相比20172018年前后的融資大盛,今年的睡眠市場融資明顯下降,據不完全統計,約200家睡眠品牌中僅優眠嚴選9月份融資成功。

不可否認,多條分支借勢生長能夠使行業生態效應發揮到極致,尤其是在各分支版圖紛紛進行業務跨界擴張的過程中,但另一方面,市場眾生的異軍突起對整個睡眠行業來講也未必是一件值得欣慰的好事。

失眠大軍反噬經濟?

畢業后準備編制考試的珠珠,因為學習壓力與鼻炎問題,往往熬夜到凌晨一兩點。為了解決睡眠問題,在今年雙十一購買助眠產品共花費3000多元。

這不難理解,失眠人群很愿意花錢買好夢。根據調查顯示,40%以上的失眠人士接受花200元以上購買助眠產品,艾瑞咨詢發布的《2016年中國互聯網企業員工睡眠報告》中,互聯網員工在睡眠上的投資金額更是高達2436元。

3.png

“能花錢解決的失眠問題根本不是問題,最怕花錢也解決不了!”珠珠對此表示。仔細觀察身邊的失眠人士,他們大都會抱怨睡眠不足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而在《2016中國中產階層睡眠指數白皮書》中也顯示,睡眠不佳將直接影響身心健康,18.7%記憶力減退,16.94%有精神問題傾向,4.71%影響交通安全,其中四分之一有發生重大人傷事故的風險。

此前,丁香醫生發布的《2019國民健康洞察報告》中顯示,睡眠障礙容易造成白天疲憊,出現注意力不集中,工作效率低,情緒不穩定等狀況。一方面,失眠大軍撐起千億市場,但在另一方面,睡眠質量引發的負面影響也在反噬著經濟績效。

早在2015 年發布的《中國睡眠指數報告》中就明確顯示,在中國上班族當中,37.8% 的白領會因為失眠問題而影響工作效率,而因為失眠帶來的平均每人每月經濟損失達到驚人的 3212 元。

《時代》周刊的統計數據顯示,由于上班族睡眠不足導致缺勤或影響工作狀態,一年會損失掉120萬個工作日。

與此同時,失眠的蝴蝶效應也不利于整體經濟規模的提升。歐洲研究機構蘭德公司調查發現,睡眠不足會因為降低生產效率,對國家的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由于經濟規模龐大,美國經濟損失最高,每年高達4110億美元,占GDP2.28%,假設睡眠時間不足6小時的人開始睡67個小時,預測可能會為美國經濟增加2264億美元,為日本經濟增加757億美元。

在國內,失眠人群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中,新中產階級成為失眠主力軍,失眠人群畫像也在某種角度上預示著這種反噬趨勢的可能。對用人單位而言,工作效率的空白則如同橫亙在企業發展中的一道巨石。

種種跡象直接將失眠的負面后果暴露無遺,而據《2018互聯網網民睡眠白皮書》顯示,七成網民的睡眠質量受工作壓力影響。從工作壓力導致失眠,再到失眠導致效率失衡,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從睡眠經濟過渡到夜間經濟

當被問到睡不著時都會干些什么時,得到的答案千篇一律:看直播打游戲、刷抖音逛淘寶、追劇甚至是定外賣?;蛟S,正是由于白天缺乏自由支配時間,深夜也就成了一天中的桃源時間,很多人選擇犧牲睡眠時間來填補生活空白,簡稱報復性熬夜。

據悉,90后入睡前普遍在移動互聯網上耗費大量時間。睡覺前,57.7%90后都在玩手機,36.8%的人睡前玩手機超過50分鐘。當代熬夜的年輕人逐漸從睡不著過渡到不想睡,撐起睡眠經濟的大軍便緊跟著升級支撐夜間經濟。

近年來,中國的“夜經濟”越來越高漲。據統計,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夜間消費的比重早已占到了全天消費的50%以上,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上升。

“餓了么”此前統計了20171月至20181月中夜宵訂單(每天21時—次日2)的情況,以上海、杭州和深圳三座城市為例,每天超過1/10的外賣訂單均是在晚間產生的。

根據阿里巴巴公布的數據,21點到22點是淘寶成交的最高峰,超過36%的網購都發生在夜間。在23點到凌晨3點依然有數萬人活躍在淘寶上,被官方調侃熬最晚的夜,買最貴的眼霜。移動支付在夜晚10點到達全天活躍最高峰。單純就移動互聯網來講,用戶在夜間的高度活躍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4.png

反觀線下,深夜里的繁華熱鬧毫不遜色,有7.1%的小商戶選擇在凌晨4點前繼續營業。環顧周圍街頭,無論是網吧大排檔還是酒吧電影院,都在夜幕中高舉不打烊的大旗,積極得分上一杯羹。

2017年,共有54個城市全年在22點以后上映夜場電影的數量超過3萬場,也就是說平均到每個夜晚,這些城市都有80場以上的夜場電影在放映。

如今,深夜修仙的熬夜黨越來越多,修仙時間越拉越長,與此同時,熬夜活動也在趨于多樣有趣。究竟是熬夜大軍成就了夜晚經濟,還是夜晚經濟縱然了熬夜大軍呢?這似乎是一個雙向邏輯題。

正如珠珠所說,睡不著時就會看手機,刷微博,本來想玩累了就自然困了,誰知道越玩越精神了。

而很多失眠的人可能還不知道,自己睡不著的樣子原來如此“值錢”,甚至正在形成一股新的資本熱潮。

歪道道,獨立撰稿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wddtalk)。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