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問教育分期亂象:多贏的生意如何變成“毒藥”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在21CN聚投訴平臺上,關于教育分期培訓貸款亂象的投訴帖高達429條,其中“遭遇霸王條款”、“退款難”、“套路貸”成為投訴重災區。作為最近幾年才誕生的新潮詞匯,無論是醫美分期、租房分期還是教育分期始終架構于場景化分期之上,場景化的“崩塌”將是壓垮這些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

  四方賞晴雨  ·  2019-10-18 11:19
考問教育分期亂象:多贏的生意如何變成“毒藥” - 金評媒
來源: 北京商報   

21年老牌培訓機構韋博英語卷款跑路一事將教育分期貸款行業亂象推向了風口浪尖,而這僅是冰山一角。記者近日在調查中發現,教育分期貸款行業亂象滋生已久,且牽涉的金融機構眾多。在21CN聚投訴平臺上,關于教育分期培訓貸款亂象的投訴帖高達429條,其中“遭遇霸王條款”、“退款難”、“套路貸”成為投訴重災區。作為最近幾年才誕生的新潮詞匯,無論是醫美分期、租房分期還是教育分期始終架構于場景化分期之上,場景化的“崩塌”將是壓垮這些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

教育分期貸款亂象叢生

培訓機構韋博英語大面積關停一事近日持續發酵,揭開了教育分期貸款行業亂象的冰山一角。對資金不足的學員來說,教育分期貸款的出現確實解決了燃眉之急,但在對培訓機構監管模糊的現狀下,外界質疑的聲音從未消失。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21CN聚投訴平臺上,關于教育分期培訓貸款亂象的投訴帖高達429條,由于教育分期貸款時限一般在半年至兩年左右,所以這些投訴帖大多經歷較長的時間。其中“遭遇霸王條款”、“退款難”、“套路貸”成為不少學員投訴的重災區。

在針對某個教育機構的投訴專題中,用戶熊潔(化名)發布投訴帖稱,自己當時在教育培訓機構報名兩年課程的時候,該教育機構課程顧問告訴她可以分期付款,她初期以為只是單純地每月向教育培訓機構支付款項,直到交了第一筆費用才知道是從金融機構申請的一筆教育貸款費用。熊潔認為自己被誘導辦理貸款,并希望教育培訓機構和被貸款的金融機構能取消剩余18499.56元的貸款申請。另有上百名投訴者也發布投訴帖表示,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莫名其妙背上了金融機構的教育分期貸款,在提出退費訴求時候,雙方都在互相指責推諉,退款難度大,遙遙無期。

如果說“誘貸”是普遍現象,那么“霸王條款”、“套路貸”則是夾雜在“誘貸”當中的秘密。用戶何衲(化名)在教育機構咨詢的時候被推薦辦理了某小貸公司的教育分期貸款。此后,何衲因個人原因取消培訓課程,但這筆貸款并未取消,因為擔心對個人征信產生影響,以至于何衲“不學習都仍要繼續還貸”。

除了一些貸款機構外,消費金融機構也成為亂象頻發的“重災區”,用戶王月(化名)發布帖子稱,自己7月29日與某教育機構達成協議,學習金額為16740元,首月需要付款1674元,現階段由于自己資金不足,所以該教育機構顧問向她推薦了某消費金融機構的分期貸款共15066元,分12期支付,每期需要還款1255.5元。后因為個人原因王月要求退費,但教育機構和貸款雙方都未同意她的訴求。

多贏的生意如何變成“毒藥”

除了全款繳費的學員外,此次韋博英語一事中最大焦點就在于大批學員深陷“分期貸款”學費,面臨“沒學上仍要背貸款”的尷尬境地,招聯消費金融、度小滿金融等多家機構均牽涉其中。教育機構跑路的猝不及防給學員和金融機構無疑帶來了一記重擊,那么金融機構的態度是什么?

針對韋博英語一事,招聯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回應北京商報記者,“將積極督促并協助韋博英語對與我司有關的學員進行妥善處理,全力協助客戶維護合法權益。分期支付產品為客戶在商戶多種消費支付方式中選擇的一種,類似選擇信用卡支付。目前,招聯消費金融與韋博英語合作業務占比較小,不影響公司正常業務。”度小滿金融相關負責人也表示,已為相關用戶提供了一系列援助,如為相關用戶免除所有息費;成立了專門的團隊,協助用戶維權;為用戶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等。

沒課上了,還要還款,“套路”后的鍋誰來背?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機構從業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這種事情其實很難說是誰的責任,大家都不想發生這種事情。信用風險還能預測,但是教育機構的經營風險沒有辦法預測,等發現了基本就晚了”。

在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看來,責任應當歸結于教育機構,一些全款付學費的學員受損甚至比貸款學員更甚。金融機構前期看重教育培訓機構的業內地位和真實業務,也做過相應的盡調,應當由場景方買單,場景方作為主要責任人,同時也是貸款協議中的服務提供者,因未能履行服務而造成違約。

然而,一些消費金融、教育分期提供方對合作培訓機構的準入和風險把控問題同樣值得探討。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指出,對借貸平臺來說,最簡單的辦法是提高合作門檻,只與頭部教培機構合作,不過頭部機構競爭激烈、業務空間有限,要想把規模做大,還是需要與二三線教培機構打交道。“真正有效的辦法還是強化過程管理和貸后管理,不僅僅監控借款人,更要監控教培機構,做到風險早發現、早應對。”薛洪言稱。但這其中的問題在于,培訓機構并非借款人,沒有義務向借貸平臺提供詳細的財務數據,金融機構只能從規模、口碑等一些外部指標進行粗略判斷,難以實時追蹤培訓機構的經營狀況。

場景化“崩塌”風險顯現

作為最近幾年才誕生的新潮詞匯,無論是醫美分期、租房分期,還是教育分期都始終架構于場景化分期之上,場景化的“崩塌”將是壓垮這些模式的最后一根稻草。

資深互金評論員畢研廣介紹稱,從場景分期業務模式本身來看,基本有三個角色:學員既是消費者也是借款人;培訓機構則扮演中介+賣家的角色;金融機構是貸款資金的提供方,最終的債權人。這個業務模式對于金融機構而言存在著雙贏,金融機構通過培訓機構把錢放出去,能夠保證借款人借款的真實用途。而且通過這種模式放出的貸款,小額分散,也便于風控。并且,采用場景分期的一半都是較為知名的商業企業。對于金融機構來講,培訓機構、旅游平臺等也是擁有大流量的客源。不過,一旦運營場景的公司出了問題,那么就等同于在業務模式中,中間環節直接塌陷。

畢研廣強調稱,消費場景出現問題,運營和經營消費場景的公司出現風險,這也給金融機構提了個醒。金融機構在開展場景化消費金融業務的時候,審核重點也應該放在機構本身,而不是只看借款人,只看機構能帶來多少流量。

事實上,針對培訓機構發展問題已有相關監管文件。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指出,校外培訓機構要嚴格執行國家關于財務與資產管理的規定,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雖然監管有明文規定,但在現實中絕大部分培訓機構并未完全按此履行,收費期限少則半年,多則兩三年的不在少數。”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張葉霞強調,金融機構應加強對合作機構的審核、優化合作方式,如要求培訓機構繳納一定比例的保證金等,以降低因培訓機構跑路或資金鏈斷裂給學員和金融機構自身造成的資金損失。

“除了期限,金額方面也應予以適當控制。另外在借款人年齡方面需要進行把關,不能夠讓年齡過小、不具備還款能力的主體主動背負大額貸款。”蘇筱芮如是說。

來源: 北京商報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