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培訓機構泛金融亂象 分期貸款可成醫病良藥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教育培訓作為先行付費、延后消費的服務,圍繞其開展的消費分期貸款業務近些年的發展,一直受到部分合作商戶倒閉、跑路引發的各種糾紛困擾。

  大文點金 原創  ·  2019-10-17 16:49
根治培訓機構泛金融亂象 分期貸款可成醫病良藥 - 金評媒
作者: 大文點金   

教育培訓作為先行付費、延后消費的服務,圍繞其開展的消費分期貸款業務近些年的發展,一直受到部分合作商戶倒閉、跑路引發的各種糾紛困擾。諸如韋博英語等糾紛事件產生的根源在于教育培訓機構現有的預收費模式本身就帶有泛金融特性,這種特性并非引入分期貸款而帶來的

事實上,如果分期貸款的放貸機構引入積極的資金監管措施,在彰顯幫助弱勢學員獲得公平教育方面的普惠價值的同時,還能夠去扭轉當下教育培訓機構的泛金融化發展趨勢。

一、跑路根源:培訓機構自身泛金融化

教育培訓行業的根本問題是預付學費模式形成的泛金融化。教育培訓學費收入前置化、成本支出后置化,為從業機構燒錢獲客、盲目擴張構建越來越大的資金池提供了可能。在收取學費時,部分從業機構完全不考慮提供符合合同約定、滿足學員需求的培訓服務所需要的成本。

在這一情況下,一是部分培訓機構提供的服務不符合學員預期,導致學員退課糾紛不斷;二是錢滾錢,不斷獲取更多新學員來交學費,擴張缺乏節制。后者泛金融化的資金池玩法,導致本來陽光正面的教育培訓行業成為倒閉、跑路的重災區。

教育分期貸款服務的介入,是為了幫助預算受到約束的學員購買提升自我的教育培訓產品,使得合規發展的教育培訓機構進一步做大做強,使得教育成果惠及更多學員,而不是和教育培訓機構勾結在一起騙錢;其介入也不并構成教育培訓機構泛金融化的成因。

近些年,頭部消費金融從業機構都很重視教育分期貸款,將信貸關系內嵌于教育培訓交易的閉環,強化對于真實資金流向的把控。一般而言,培訓機構和學員之間發生賒銷關系,再由貸款機構和學員之間產生借貸關系,由貸款機構根據學員指令直接把資金打給商戶,學員償還本息給貸款機構。相關的資金借貸行為產生于學員購買教育培訓產品的過程,但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獨立于后續消費行為而單獨存在。由于這種受托支付模式下學員沒有直接拿到過放貸機構的放貸資金,而是由放貸機構直接付給了商戶,這種借貸關系真實存在,但學員卻缺乏直接碰錢的直觀感受,從而導致教育培訓機構跑路發生一系列矛盾和爭議。

二、不能否認教育分期貸款的普惠價值

普惠金融需要解決弱勢群體的兩個基本問題:一是解決融資的可獲得性問題;二是解決融資的資金成本以及便捷性問題。第二個問題的解決以第一個問題的解決為前提。對于剛畢業還未有雄厚財力的學生、暫時沒有固定收入的待業人員、想獲得專業技能的農民工等等,擺在前面的第一個問題是拿不到錢,只有拿到這筆錢,用來接受教育,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教育分期貸款機構在解決弱勢群體滿足教育需求的資金可獲得性方面的成績有目共睹。

貸款機構對于學員還款能力的信任是在于學員的個人信用,同時,通過教育培訓,學員能夠真正能夠改變命運,實現收入上的跨越式增長,還款能力從“無”到“有”、從“弱”到“強”。貸款機構要推動這種還款能力上的轉變,就必須確保培訓機構具備給學員“賦能”的能力和水平。因此,在教育分期貸款模式下,貸款機構與學員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都是希望教育培訓機構靠譜,真正能夠對學員有價值。

任何一家商業機構本身是要追求利潤的,只有從事普惠金融的機構實現商業可持續性,普惠金融事業的發展才有長足的保障,數字普惠金融創新正是普惠金融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出路。我們無法回避教育分期貸款行業在拓荒期追逐短期利益,對于合作場景方風險把控不足,交了“學費”,但我們也應該看到一些實力機構介入這個市場后,改變正在進行。

部分互聯網基因較強的機構在不斷以數字化的手段完善資產端閉環場景的全面風險把控,諸如通過人工智能的活體識別確認貸款申請人是否本人操作,通過視頻面簽確認是否申請人本人的貸款意愿等創新手段不斷涌現,教育分期貸款在滿足便捷性要求的同時防范了風險。此外,商業銀行等機構對于這種模式的理解程度不斷提升,大量廉價機構資金的投入,使得學員承擔的借貸成本越來越低,普惠金融所要求的“可負擔的成本”已經不再是空中樓閣,教育分期貸款市場已經逐步進入了成熟發展期。當下形成的良性發展趨勢絕對不能夠因為部分不良培訓機構的跑路而被打斷。

通過將金融服務和產業需求密切結合,已經有效解決金融服務中所面臨的風險把控、還款來源保障以及貸后管理等多重難題。以職業教育分期貸款產品為例,在其場景閉環中,貸款機構通過與培訓機構的合作實現了對于消費者真實資金用途的全方面把控,同時通過“定向培養專業人才”計劃保障了學員具備還款能力,貸后管理實際上變成了督促學員更好地接受職業教育、滿足企業用人的技能需求,這樣就把信貸風險把控融入到“產業—金融—教育”三者緊密結合下的產業鏈對于人的把控中,學員更高效率、更高水平的就業是按期還款的最大保障。

這種思路轉變下,貸款機構不再僅是通過事先甄別學員的還款能力實現風控,更是通過依托產業鏈上培訓機構的賦能以及相關實體企業的錄用來創造以及強化學員的還款能力。我們說,這種信貸從小的方面看是以推動學員自身價值的全面提升為己任的金融服務,從大的方面看是以助推為產業發展所需的人力資本積累、更高效率服務實體經濟的金融服務。

三、借助分期貸款規范教育培訓的思考

開拓“教育分期貸款”的從業機構初衷來看,我們并沒有看到可以質疑的地方,在其提供貸款成本足夠低時,我們反而可以看到“情懷”和“理念”的感召。對于這些貸款機構的行為,我們需要注意的是他們的綜合息費是否超過了法律紅線,在做風控過程中是否有明顯的欺詐和違規行為,在貸款發生逾期后是否存在暴力催收問題。如果這些問題都不存在,我認為不應該一刀切把“教育分期貸款”趕出市場;相反,我們還需要鼓勵更多的機構介入教育分期貸款市場,讓更多的學員能夠以更低的成本獲得機會接受更好的職業教育。

事實上,通過合理的資金監管和撥付機制設計,分期貸款機構的引入可以逆轉教育培訓行業的泛金融化趨勢。例如學員申請的教育分期貸款資金可以托管在教育培訓機構、貸款機構、學員的三方共管賬戶上,根據學員的上課進度分批劃付至培訓機構賬戶,這樣極大降低了培訓機構資金池形成的可能。在學員和教育培訓機構產生相關糾紛后,也能夠根據法院、仲裁或者雙方私下調解的結果,決定資后續劃付對象。一旦學員和教育培訓機構的服務合同解除,實現學員順利退課,則共管賬戶資金直接劃付回貸款機構,在學員正常支付先期本息的情況下,相關債權債務關系自動解除。

作者陳文,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