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信金服發布《2019中國農村普惠信貸研究報告 》:金融是支持“三農”發展的關鍵途徑

首頁 > 企業資訊 >正文

【摘要】2019年10月17日是第6個中國扶貧日,也是第27個國際消除貧困日。金融科技企業友信金服發布《2019中國農村普惠信貸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聚焦金融扶貧與農村信貸發展成果。

  金評媒JPM  ·  2019-10-17 15:04
友信金服發布《2019中國農村普惠信貸研究報告 》:金融是支持“三農”發展的關鍵途徑 - 金評媒
作者: 金評媒JPM   

2019年10月17日是第6個中國扶貧日,也是第27個國際消除貧困日。金融科技企業友信金服發布《2019中國農村普惠信貸研究報告 》(以下簡稱《報告》),聚焦金融扶貧與農村信貸發展成果。

過去兩年,友信金服聯合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深入全國農村基層,先后前往云南元陽縣,廣西南寧武鳴區、田陽縣,甘肅定西市、隴西縣,寧夏鹽池縣,四川大邑縣以及青海湟中縣等8個具有代表性的農村地區進行實地調研,深度訪談當地政府部門,與農商行、農信社、小貸公司等30余家農村金融機構進行業務研討與交流,對20余戶典型農戶進行入戶訪談,積累了詳實的數據、真實的案例,對中國農村普惠信貸的發展形成深刻認知。

11.png

《報告》聚焦金融扶貧與農村信貸發展成果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全力打贏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意見要求,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消除絕對貧困;確保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農業農村經歷長足的發展,已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歷史性成就。與此同時,脫貧攻堅工作不斷地深入推進。國務院扶貧辦數據顯示,2013—2018年,我國農村貧困人口從9899萬減少到1660萬。預計到今年底,全國95%左右現行標準的貧困人口將實現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將實現摘帽。

22.jpg

上述《報告》指出,金融作為現代經濟的核心,是支持“三農”發展的關鍵途徑,完善農村金融服務體系、發展金融精準扶貧,對于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截至2018 年12 月末,全國涉農貸款余額32.68 萬億元,同比增長5.6%,占各項貸款的23.98%,實現了持續增長。涉農貸款通過滿足農村發展的資金需求,對農村經濟發展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 央行發布的《中國農村金融服務報告(2018)》顯示,自2007年創立涉農貸款統計以來,全部金融機構涉農貸款余額累計增長534.4%,11年間平均年增速為16.5%。涉農貸款余額從2007 年末的6.1萬億元增加至2018年末的32.7萬億元。

經過十余年的發展,農村金融已出現眾多服務主體共同參與的局面,構建了多層次的農村金融服務市場。《報告》表示,按照企業性質與產品服務,農村金融機構可分為政策性銀行、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基層涉農銀行和以部分小貸公司、互聯網金融公司為代表的新型金融機構。其中,包括農村商業銀行、逐漸向農商行改制的農村信用合作社、村鎮銀行等基層涉農銀行,更貼近農村金融市場,是農村金融體系的“毛細血管”,也是涉農貸款的主力。

33.jpg

在脫貧攻堅戰持續推進過程中,這些服務主體所打造的扶貧小額信貸和商業性普惠貸款等農村普惠信貸產品,正有力推動脫貧進程。

《報告》認為,扶貧小額信貸專門針對建檔立卡貧困戶提供信貸服務,可以保證信貸資金精準到戶,是銀行業實施精準扶貧的重要抓手、農村小額信貸的主力軍。截至今年4月底,全國扶貧小額信貸累計放貸5622億元,貧困戶獲貸率由2014年的2%提高到2018年底的46%。全國有1420萬貧困戶享受這項政策。

以友信金服調研的云南元陽縣為例,如何合理投放扶貧小額信貸幫助貧困戶穩定增收進而摘下“貧困帽”,就是元陽縣金融扶貧工作重要的一部分。為此,元陽縣出臺了《元陽縣扶貧小額信貸管理辦法(試行)》,確保扶貧小額信貸專款專用,并及時足額配足扶貧小額信貸風險補償金。截至2019年5月,全縣扶貧小額貸款余額3.07億元,扶貧小額信貸風險補償基金達到2815億元。另外,2019年上半年發放扶貧小額貸款2896筆,共計1.4億元。在加大扶貧小額信貸投放的同時,元陽縣也在積極推進農村信用體系建設,以建檔立卡貧困戶為基礎,以行政村為單位,調查農戶生產和生活資金需求,開展農戶建檔授信和信用村組創建工作。

此外,在我國農村地區,除建檔立卡貧困戶外,也有雖然已經脫貧、但收入水平較低的農戶群體,他們無法獲得國家政策支持的扶貧小額信貸,對普惠性的貸款需求強烈。同時還存在大量立志自主創業的農民微型企業家,往往無法從傳統金融機構獲得足量的資金支持。

《報告》認為,農村商業性普惠貸款彌補了這個缺口。除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提供農村商業性普惠貸款外,新型金融機構已成為重要參與者,進一步幫助農戶發展產業,防止返貧。由于沒有政策貼息,出于資產風險與可持續經營考量,商業性普惠貸款的供給定價高于扶貧類貸款,在產品的期限、額度設計上有更多的選擇空間。

《報告》指出,無論是哪一種農村普惠信貸產品,提供農村普惠信貸服務的相關金融機構采用的都是由信貸員主導的IPC信審模式——貸前由農戶申請,信貸員實地考察收集借款人借款用途、家庭狀況、經濟能力等信息判斷是否可以放款,貸后由信貸員進行定期回訪,監測貸款使用并對逾期貸款進行催收。

盡管IPC模式能夠實現貸款全程跟蹤,但卻面臨運營成本高、難以規模化的問題。《報告》認為,傳統銀行類金融機構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通過借款人信息數據化,信貸流程的系統化來提高放貸效率,構建可復制的業務流程,減輕對信貸員的依賴,切實解決信貸員數量少,信貸業務難以規模化的痛點。

《報告》進一步表示,通過深化金融科技的研發和應用,農村金融機構可以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解決“風險識別難”、“作業成本高”兩大突出問題。通過對客戶數據的全面挖掘和深度分析,強化反欺詐和風險預警等風控水平,從“憑經驗判斷”向“用數據說話”轉變。

此外,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滯后和不健全是現階段農村普惠信貸發展的主要困境。《報告》建議,各地方政府需要加大對農戶信息采集力度,以電子檔案的形式創建農戶信用庫,不斷擴大農村信用評級覆蓋面,夯實農村信用體系建設基礎。同時可以利用大數據思維,對農戶信息進行多維度分析,不斷升級農戶信用庫,提高農戶信息數據在各個金融機構間共享能力,切實解決農村普惠信貸市場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提高農戶的貸款可得性。

作為國內領先的金融科技企業,友信金服以前沿金融科技、人工智能技術為驅動,為全球客戶提供更好的個人金融服務為使命,不僅致力于運用金融科技為遍布全國的小微企業主提供創新、高效的融資解決方案,幫助廣大具有小額經營性融資需求的借款人獲得其所能負擔的融資,同時也一心回饋社會,將自身能力與企業社會責任相結合,持續關注金融精準扶貧的一線實踐經驗,為產業扶貧注入金融動力。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